中共“反四风”吹向机场贵宾厅

Posted on

新华网深圳7月25日电 (记者吴燕婷 吴俊 周强)在中国机场、火车站,未来将难以见到国企冠名的贵宾厅了。近日,中国国资委要求民航、金融、电信等行业关闭在机场、火车站等重要交通枢纽地的贵宾厅,截止时间为今年9月30日。

市场人士普遍认为,此举是为削减营销费用,实现国企“降本增效”。但有分析人士指出,在中共大力“反四风”背景下,这项举措也旨在刹住贵宾厅的“浪费”与“奢靡”。

深圳机场商务贵宾楼分1号楼和2号楼,1号楼主要用于商旅人士、明星,2号楼主要是政府机关、国企在使用,也对外开放。

除散客服务外,贵宾楼实行会员制管理。最高端的会员卡是总裁卡,年费10万元,共20次团体接待机会,每次不能超过6人,多出人头按300元/人收费。

“个人可以无限次使用,有效期一年,如果不花完就清零。”据工作人员介绍,20次团体用完后,次年续交10万元可继续使用。

此外,贵宾服务还包括豪车接送。目前,深圳机场场内摆渡有康巴斯、奔驰等高档车辆,仅5辆康巴斯中巴就花费1000多万元,每车次内场摆渡收费1000多元。

有工作人员给算了一笔账,如果两名送行人员在2号贵宾楼接待8名客人,时间2小时,至少需要一间可提供8张座椅的房间,厅房费3000元,人头服务费每人500元,2名送行人员如果逗留超过15分钟,每人需收费300元。若加上在候机时的用餐费用,则此次送行花费将在7000元以上。

一家国有银行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分析说,中国90%左右都是中小企业,贵宾厅推出的会员卡服务除了面向极个别高端商务人士,主要还是看重大型国企的市场。

深圳一些党政机关、国有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,他们主要是迎送重要领导时才会使用贵宾厅。

“有时候,领导屁股都没坐热就登机了,照样要支付几千元房费。”在广东一家交通国企工作的刘玫(化名)说,“如果老总们出差回来,单位司机还要提前到登机口迎接、专车接送。”

深圳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马敬仁认为,那么多人愿意一掷千金地在贵宾厅消费,“说明个别官员、国企的钱来得太容易,因此花钱的时候不懂珍惜,而提供贵宾厅服务的企业正是抓住了这一消费心理,形成了这样一种畸形的消费观。”

根据中国的相关规定,省、部级(含副职)干部公务出行可坐飞机头等舱,享有贵宾服务;司局级及以下人员坐飞机则只能经济舱,否则,超出部分自理。然而,现实中一些县处级甚至乡科级干部也在违规使用,这背后不乏企业买单的影子。

需要指出的是,政府官员,国企领导之所以能肆无忌惮消费,还在于财务、报销漏洞。记者调查了解到,一些国企、党政机关使用贵宾厅开具的发票均为服务费发票,属于三公经费支出范围。为此,有财务人士建议,财税、工商部门应制定专门的报销规定,防止“腾挪转移”,堵住财务报销漏洞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